COS/攝影/文/繪
東西有點多/目前以全職圖文爲主
CP很雜><所有文章前都會有tag以免炸到人<O>
plurk:19ccelephant

[著魔]

本來想著打發時間看了

沒想到挺魔性的,來一發


邵逸辰覺得江勁騰在躲他。

更確切地說,在確認兩人關係後,江勁騰無所不用其極的避免踏進邵逸辰的家中。

每天早上該買的早餐要買、該接的男朋友要接、該做的愛也是要做的,只是地點換成了江勁騰在外租的套房。有時兩人纏綿忘我時間晚了,邵逸辰還得急忙忙得趕回家裡,偶爾抱怨起這件事,就被左右而言他的敷衍掉。

終於在某天江勁騰又一次地把自己吻的暈乎乎拐騙回套房後,邵逸辰中於是忍不住怒了。

「你今天必須把話說清楚了。」邵逸辰怒視著只穿了一條內褲的男人,自己已然是被脫個精光赤身裸體的扔在柔軟的床上,但再旖旎的氣氛都不能阻止邵逸辰心中的憤怒。

「你是不是嫌我家了?」邵逸辰睜著一雙眼睛往上瞪著,兩手牢牢的撐在身前,大有敢不好好招供便讓你吃素一個月的氣勢。

「不是,我怎麼會嫌棄呢?」江勁騰心理突了一下,雖然也看過邵逸辰生氣的樣子,但像今天這種興師問罪之態還是頭一次見到。

「那裡可是你跟我告白的地方,那時你還每天照顧我呢,你看現在這種緊急的時候,你是不是該好好照顧一下?」江勁騰笑嘻嘻的抓起邵逸辰的手,放到自己沉睡待醒的事物上。

「那你是嫌棄我媽了?」邵逸辰拍開那隻狼爪,絲毫沒被威逼色誘「你今天要是不說,就讓你兒子們被沖進下水道裡,你別想碰到我。」

「也別想親我。」邵逸辰加了一句,顯然忘不了某人一言不合就接吻的惡行。

眼看今天逃不過去,江勁騰鑽到被子裡,順手將邵逸辰也給蓋嚴實了,才開始解釋。

「其實…我就是不太擅長說謊…和你定下來後,每次見到阿姨我就心慌。」

「你裝失憶時我可一點都看不出來你不擅長啊!!」邵逸辰牙癢癢地反駁。

「那不是目的不一樣嗎?我那時是追你的手段,算不上說謊的。」

其實邵逸辰倒是能理解江勁騰的解釋的。上輩子他倆交往時,江勁騰就極少對他說過謊,雖然如生日給驚喜這種情趣還是能做到,但有關大事的謊卻是一個也瞞不住。

也許是從小就自己得獨立生活著,養成這種無法輕易與人建立關係的性格,不信任他人的同時也不擅長欺瞞他人。不然當時自己怒沖沖跑出餐廳抱著他要解釋時,他也不至於呆愣著一句話都說不出,導致最後氣跑自己出了車禍。

「我就是怕,阿姨把我當兒子照顧,我怕她不能接受。」江勁騰悶悶地說。

聽完解釋,邵逸辰在心裡嘆了口氣,印象裡自己的母親在一年後就會發現自己的性向,雖然一開始不太能接受,之後也鬆口讓自己帶對象回來吃飯,只是還沒把江勁騰介紹給她,自己就先死了。

「她不會生你氣的。周末來我家吃個飯吧,我媽很想你的。」邵逸辰轉身攬住江勁騰,再來一世,很多事情他能先做好準備,不管是面對江勁騰的家庭,或是面對自己的母親。

一切都會變好的。


「你媽就在隔壁啊,怎麼睡得著!!」

和樂融融吃過晚飯後,承不住邵母的盛情難卻,江勁騰留宿了。

然後他看著小小的雙人床,還有床上躺著一星期沒吃到的戀人,想起睡在隔壁房的丈母娘,江勁騰惆悵了。

「快睡,睡不著你數羊吧。」邵逸辰翻了一個白眼。

結果江勁騰還真數了起來:「一隻羊、兩隻羊、三隻羊……」

數到第五百七十三隻羊,江勁騰依然睡意全無,邵逸辰卻已經昏昏沉沉。

「寶貝,我還是睡不著啊。」

「別鬧,你換個東西數吧。」邵逸辰半瞇著眼隨便給了建議,一點都不想理會背後失眠的某人。

「一個邵逸辰、兩個邵逸辰、三個邵逸辰……」江勁騰從善如流,過了一陣子後蹭了蹭邵逸辰「………寶貝,我硬了。」

「!!!!!!!」

邵逸辰決定在他跟自己媽媽攤牌以前,再也不帶江勁騰回來了。


评论(1)
热度(26)

© 青黃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