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S/攝影/文/繪
東西有點多/目前以全職圖文爲主
CP很雜><所有文章前都會有tag以免炸到人<O>
plurk:19ccelephant

[全職/韓葉/ABO生子有]韓隊你娶老婆為什麼不考慮下限,霸圖粉很苦你造嗎?05

想寫寫韓文清寵人的魅力!寵孩子!寵葉修!
附上之前的:【01】【02】【03】【04】【05】【06】【07】

【08】

  「想吃糖果?」葉修舔著嘴裡的糖球嘖嘖作響,對著一個四歲及一個五歲的孩子們渴求的眼神,笑得有些陰險。

  「我說過你們一天只許吃一顆糖的、」葉修還想講,但手機卻響了起來,只好把手中的糖果放在姊弟倆面前「爸爸去接個電話,誰也不許碰這顆糖。」

  葉秀和韓實盯著眼前半透明的糖球,口水都快滴了下來,但在慾望和生存中,他們必須得選一邊站,兩人誰也沒忘記上回偷吃糖時被葉修刻意抹上辣椒醬的糖果折騰的後果。

  「做什麼呢?」韓文清剛洗完澡出來,就看到兩個孩子盯著一顆糖大眼瞪小眼,瞬間便明白情況。

  「你們今天吃過糖了沒有?」

  姊弟倆想了想,誠實的點頭。

  「你們一天只能吃一顆糖,知道嗎?」

  知道。姊弟倆點頭,顯得有些失望。
  「所以、」韓文清從架子上取了兩顆軟糖放在他們手裡「別被你爸發現了。」


  葉修這通電話講得有些久,等他回來,兩個小傢伙已經睡著了,那顆晶瑩剔透的糖球就躺在中間,誰也沒有碰。

  教育很成功,他滿意將糖果扔回糖罐裡,一手抱著一個把孩子帶回他們的房間。


【09】

  葉秀風風火火地趕到醫院。

  她本在輪迴押著一群新進選手做訓練,面對電競產業的蓬勃發展,除了榮耀遊戲外每個俱樂部也都因應生態發展出更多不同比賽的戰隊,但葉秀大抵是遺傳了她父親的性格,退役下來後始終還是待在榮耀圈子內,培養新進的苗子。
  這十年間榮耀已經不是最受歡迎、呼聲最高的遊戲,但仍然是許多人所關注、生活中的一部份,能明顯感受的大概是葉秀韓實這批人了,他們的名字放在職業圈內依然如雷貫耳,即便已經退役數年,也是人人仰慕的明星,可在追朔到他們父輩的傳奇,那就只剩下一兩分嚮往、八九分地陌生。

  她踩著高跟鞋火急火燎的出現在病房裡時,看著韓文清寬闊的背影、弟弟韓實面無表情的呆愣著,病床邊還圍著幾個她熟悉的長輩,眼淚差點就掉了下來。

 


  葉修沒想到活到這把歲數了還能嘗到巴掌的滋味,縱然只是搧在斷了的腿骨上,力道也不算真大,比他生產那會還不痛一些,可他沒料到他心愛的閨女會猝不及防就送他入地獄。

  那可是他的閨女,含辛茹苦小心翼翼懷胎十月生下後一手拉拔長大的孩子啊!

  「哎喲!開個小玩笑,別這麼嚴肅啊!」葉修咬著牙疼的冷汗都流下來了。

  「活該!就該這麼打!好好地放假呢一通電話說甚麼送進醫院剩半條命以後見面都有困難、嚇得我這飯店床都還沒躺暖度假勝地照都還沒拍兩張、陽光都沒曬兩回就趕回來看你,結果只是爬樓梯跌斷個腿!有沒有必要這麼大驚小怪把我們整群人都弄來嗎!怎麼就沒跌死你!」黃少天正值壯年,那一長串劈哩啪啦下來完全不見半分衰退,退役後他倒是很爽快的背了個包四處去旅行了,這次是在旅程途中接到葉修要死不活的一通電話才趕回來,沒想到這人到這把年紀了依然如此愛秀下限!

  「前輩下次開這種玩笑還是注意點好,不是有句話說、一語成讖嗎?」喻文州倒是沒甚麼脾氣,表情笑笑的、語氣笑笑的,幾個人想起他當年使用的角色職業、又想到那把威力強大的銀武名稱,頓時噎了口口水。

  張佳樂在一旁摁著手機,嘴裡唸叨著「我就知道肯定是耍我們來著、快傳個訊息讓孫哲平別趕過來了、怎麼韓隊也不阻止這貨」

  霸圖的老隊友已經散了一波,林敬言、張新傑等人住的離這不遠,接到電話的當下趕來看看發現虛驚一場後也就回去了;義斬戰隊的老闆樓冠寧人不在國內,幾通電話關心後還送了一些慰問品來,全給葉修借花獻佛拿來招待這些老友。

  幾個人吵吵鬧鬧,病房的門又再次被拉開,王杰希一臉擔憂的矗立在門外,頓時場面一片尷尬。

  「前輩也聯絡周隊和孫翔了?他們倆不一塊在電競總局當顧問嗎?還有興欣那群人呢?」聽完黃少天義憤填膺地解釋而有些虛脫的王杰希看著一屋子的人,沒看到熟悉的老面孔。

  「陳姐壓根沒上當,周叔叔那電話是打了,但電話講一半就給孫叔叔掛了。」韓實此話一出,大部分的人頓時都覺得孫翔太過冷血。

  「孫翔那小子難道還在意以前輸給葉修?不對啊,看他打國際賽那幾年相處也挺正常的。」

  「人家女兒都在輪迴退役當教練了,這於情於理不來探望也不必連電話都直接掛吧?」

  「不應該阿,這孩子都多大了還不成氣候。」

  「估計…是不是上回周隊感冒咳了兩天,我騙孫翔說周隊得了肺炎的關係、他可能有些陰影?」葉秀推測。

  其實就葉秀的輩分來說該喊孫翔一聲叔,可她所屬戰隊就是輪迴,喊周澤楷隊長已經是習慣,連名帶姓的喊孫翔也是一種習慣。

  「不是、我去年給孫翔打了個電話,說我塞在高速公路上,但孩子快出來疼得厲害,他差點嚇得打電話給警察局了,哈哈哈哈」葉修躺在病床上,講到這段往事,笑得十分歡脫。

  於是適才還在批評孫翔的,瞬間轉為同情。

  「父女遺傳阿!這肯定是遺傳阿!」還好當初沒看著葉秀炙手可熱去談轉會,我看輪迴這些年也是挺辛苦的。

  「太可憐了!那孩子就是心思單純,不知被坑了多少回了!」

  「葉修這把年紀了還能生,孫翔怎麼這種鬼話也相信。」

  「喂!哥哪把年紀了?再生十個都沒問題對吧老韓!」

  「哼。」

  病房內吵吵鬧鬧,其實葉修這次玩笑的確是有些過,韓文清也想冷下臉來訓訓他,可看到對方和一群老友唇槍舌戰鬧的歡騰,他知道葉修是有些寂寞了。

  十年、十年、十年,他們還剩幾個十年呢?這會葉修沒走穩摔斷腿著實將他嚇得不輕,許是待膩病房又想念老朋友,才趁他回家盥洗時打了這些電話,既然沒影響到甚麼大事,那就隨他去吧。

  總之他韓文清已經寵了葉修這幾十年,也不差往後的幾十年了。


评论(4)
热度(73)

© 青黃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