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S/攝影/文/繪
東西有點多/目前以全職圖文爲主
CP很雜><所有文章前都會有tag以免炸到人<O>
plurk:19ccelephant

之前翻牌翻了個真誠!




策羊策.BE
純陽第一次見到天策是在個茫茫大雪的日子裡。
那日他上山採幾株金冠草,正打算回去,就看見不遠處一殷紅的人影,純陽性子極淡,平日並不喜多管他人事,無奈雪下的大,且那人影走的搖擺飄忽,幾個念轉下還是上前探了個究竟。
待看清那身銀甲,純陽便知那是天策府的將士,還未開口,男人一個踉蹌倒在雪地上,後頭幾隻雪狼惡狠狠撲來,情急下往天策方向下了個鎮山河,揮劍兩儀硬是震退群狼,直到看清伏在地上的人,純陽才發現那抹殷紅,是浸滿鮮血的衣裳。

純陽照顧著天策修養了段時日。
純陽嫌天策吵,但他愛聽他說著那些軍營裡的趣事,說他父親母親都是天策府的,打小管教他三五日便橫揍一翻的糗事。
天策看純陽性子淡,可他卻喜歡他聽見自己話語時眼中閃亮亮的光。那天雪山一個鎮山、一個兩儀、那身影靈動跳轉揮劍而出,已是天策此生所見最美的風景。
純陽沒問那日大雪中的事,天策也從來沒有提及。
所以當那日天策不告而別地離開了,純陽只覺得心裡有些空落落,但他知道,該來的日子總是有到來的一天。

天策愛上了給純陽捎信。
即使純陽總不回他。
天策的書信一封封寄上純陽宮,就算得不到回音,依然是沒有間歇過,有時三日、十日送上一封,有時一個月送一封,總沒斷過,純陽那一小櫃都堆滿了信。
「師兄,你不就救他一回嗎?怎的這人就纏著你了,沒回信還寫的這樣勤?」送信的師弟每回跑,快被這兩人好奇死了。
他這信鴿當的累,還是想明白自己師兄到底什麼法子讓效忠國家的將士把心都擱這。
純陽收了信,沒有馬上拆開。
「純種狗,總是比較笨的。」
他牽了嘴角,笑容似寒冬梅花般清冽美麗,語氣溢著些許溫情。

純陽沒有讀完天策捎來的最後一封信,他急匆匆提起他的出師之劍,交待完事情便隻身離開華山。
而天策也終究沒寫完他最後一封信,大抵太多情感說不清。
可惜的是,他再也來不及說清、沒機會說清了。

评论
热度(9)

© 青黃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