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S/攝影/文/繪
東西有點多/目前以全職圖文爲主
CP很雜><所有文章前都會有tag以免炸到人<O>
plurk:19ccelephant

[全職/韓葉/ABO生子有]韓隊你娶老婆為什麼不考慮下限,霸圖粉很苦你造嗎?

【01】

  葉修站在公車站牌下。

  他咬著菸卻沒有點燃,看起來還挺愜意,其實心中早已亂成麻。

  他有了韓文清的孩子。

  葉修後來仔細想想,或許是第十賽季得到冠軍的那個晚上出事的,那時他與韓文清兩個意亂情迷的,誰也沒注意太多,接著又急匆匆回去準備退役回家的事,肯定是忘了做好避孕的措施。

  在蘇黎士時葉修還以為是水土不服,休息幾天不見好,想著要是影響到賽事也不是個辦法才請了醫生來看,結果一看就出大事了。

  好不容易和一幫隊友們抱了冠軍獎盃回來,都還沒來得及慶祝,他就被迫要先面對現實。

  其實葉修心裡也挺怕的。他和韓文清說起來也就那麼回事,不過就是對眼了些、待在一起舒服了些,可像是普通戀人間的那般相處可是沒有過,讓蘇沐橙來說,管這叫做老夫老妻。

  可老夫老妻到底是沒有個憑據的,葉修心裡清楚,感情這種東西,有時比冠軍還要飄渺不定。他和韓文清是在一起,可誰知道換了種狀況事情又會怎樣發生呢?

  如果韓文清認了這孩子,那也算是皆大歡喜,他一點都不求可以看到男人喜極而泣的表情,還求著不要黑了一臉就好。

  他選了這個見面地點,倒也不是隨意選的。

  要是韓文清有任何一點為難,哪怕沒叫他不要這個孩子,他掉頭隨便選班車上了,從此乾乾淨淨不再連絡,孩子生了他自己養便是。

  葉修還在那胡思亂想,韓文清已經從俱樂部那趕過來赴約。

  他接了電話聽對方語氣有些嚴肅,便盡快趕了過來,本來沒有多大的想法,此時看葉修一個人站在那,意識到兩人有幾個月不見,頓時心裡泛了層說不清的感覺。

  「喲、老韓。」葉修簡單的打了個招呼。

  「嗯。」韓文清應了聲,等著對方開口。

  「哥這拿了第五個冠軍了,你倒是也不祝賀一下。」

  「……恭喜。」韓文清摸不著頭緒,可他也不在意,反正這十年他弄懂葉修和弄不懂葉修的時間都多了去了。

  也許葉修還真的只是約他出來炫耀一下世界冠軍的。

  「我有了。孩子。」

  然後一句話凝結了周遭所有的空氣。

  兩個人浸在這沉默才兩秒鐘都像一個世紀那麼長。

  「……呼。」韓文清吐了口氣。

  葉修表面上依舊淡定,心卻是提著都到嗓子了,他想著最快的那班車是甚麼時候來,也想著怎樣的背影才算的上瀟灑。

  然後韓文清的手伸了過來,握住了他的手。葉修打賭對方肯定感受到自己的顫抖。

  「明天,去你家提親。」

 

【02】

  韓文清和葉修的事是瞞不住的。

  而葉修更是沒有打算要隱瞞的意思,照他的說法,孩子生下來總不可能遮遮掩掩過一輩子,乾脆現在就把事情挑明,算是提早把路給鋪了。

  韓文清對此倒是沒有多大意見,和俱樂部報備過後,就沒有再干涉葉修打算怎麼處理這件事情。

  所以當葉修把結婚消息放上微博時,整個榮耀圈差點沒有翻了過來。

  「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葉修你甚麼時候是個O了小爺居然我不知道,甚麼時候又是和韓文清稿上了又是要結婚了你到是說清楚啊?」

  「孩子都有了,能不結嗎。」

  結果黃少天一長串話也遮掩不了葉修自己噴出來的事實,這下子已經不是榮耀圈翻過來的問題了,陳果一邊拔了興欣所有的電話線一邊咒罵著葉修,常先想趕著網吧鐵門拉下來那刻,卻還是沒有趕上。

  外頭鬧得沸沸揚揚,葉修依然老神在在坐在他的電腦前開馬甲在榮耀著。

  他前幾日把韓文清帶回家時,老頭的臉色真是難看到了極點,二話不說把韓文清揪著去書房裡說話,就在葉修以為韓文清是被殺人滅口準備硬闖書房時,兩個人才終於一前一後走了出來,韓文清清清淡淡說了句沒事,就在招呼下一起用了晚餐,雖然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但總歸應該是被認可了。

  反正家裡那關過了,一切都不是大問題。

  而事情也像葉修說的一樣,在霸圖的公關部全都一夜白髮後,整件事情終於稍稍平息了下來。

  婚禮辦在何時在何地葉修和韓文清都沒有對外說明,只請了榮耀圈的好友們和家屬,低調地完成了儀式。

  而人們的適應力是很快速的,逐漸大家都已經習慣在霸圖的比賽轉播看見鏡頭掃過葉修的臉,或是葉修與韓文清兩人走在H市的哪條街上等等都早已不是新聞。

  只是習慣是容易培養卻也不容易改掉的。

  就算現在夜修成了霸圖隊長的「家屬」,霸圖粉心中對葉修那深層的仇恨,卻依然沒有那麼容易消掉。

  頂多將裝滿水的礦泉水瓶換成空的礦泉水瓶,或是把寫滿仇恨的布條改成以口語發洩,霸圖粉深深認為,他們這是為韓文清可以犧牲讓步的最大尺度了!

  葉修,絕對是不能忍的!

  所以那天葉修又出現在霸圖的主場時,霸圖粉們依然如以往一樣熱情給予葉修最熱烈的噓聲。

  葉修淡淡的一笑,轉過身。

  頓時整個場館內鴉雀無聲,那些卡在一半的垃圾話頓時都成了空氣,要扔的水瓶捏在手裡成了沒用的回收物。

  葉修手上抱了個娃娃,那孩子水汪汪大眼就這樣對著霸圖粉,差點沒把人的心都給看軟了。

  於是該收瓶子的收瓶子,不該說的話通通吞了進去。

  葉修從此名正言順的挾天子令諸侯,愜意無比的成了隊長夫人。



【03】

  「葉修大神,雖然你已經退役了,但和韓文清隊長成了這樣的關係後,會不會覺得有什麼不一樣呢?像是對兩人間的看法?」

  葉修在場內被記者攔下。

  「嗯...老韓,他不如我啊。」葉修夫唱夫隨,一如既往的回答。

  幾個霸圖粉差點沒罵出聲來,但又看到埋在葉修胸前抱著那個孩子,只好乖乖回去做啞巴。

  「我說過他沒打過挑戰賽的。」

  那是因為霸圖不需要打挑戰賽!霸圖粉們白眼!

  「他打過世界聯賽嗎?」

  那是我們隊長不願意去!霸圖粉們在心裡恨!

  「嗯...那他,當過隊長夫人嗎?呵」

  ......

  ............

  隊長,我們的心好累啊!

评论(45)
热度(393)
  1. 水榭淼淼青黃色 转载了此文字
    好文推荐
  2. 紅豆年糕青黃色 转载了此文字

© 青黃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