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S/攝影/文/繪
東西有點多/目前以全職圖文爲主
CP很雜><所有文章前都會有tag以免炸到人<O>
plurk:19ccelephant

[全職/全員]畢業快樂

  鳳凰花開離情依依驪歌響起青春拖出長長尾巴,每年六月,這些字詞總是時不時就映入眼簾傳入耳裡。

  然而不是在那個位置上的,總是無法那麼刻骨銘心。

  蘇沐橙抓著同班的唐柔陳果拍照留戀,後來隔壁班的楚雲秀也一起加進來,四個三年級的大美女湊在一起,在這男女生人數並不符合比例的學校裡,有這樣素質的美女,已經讓一幫男人口水都流了滿地。

  那頭韓文清走過走廊回教室取東西,幾個學弟誠惶誠恐堵在教室門口,戰戰兢兢的說著畢業順利等祝福的話,韓文清沒有回應,拿了東西直接轉身,右手伸的長長朝上空揮拳,留下一句,一如既往。

  幾個學弟吸了吸鼻子差點要哭,他們不會忘記曾經在校外被人圍著欺負時,路過的學長瞥了他們一眼,那氣勢差點就讓人灰心喪志乖乖繳了生活費,後來韓文清沒說任何話就把欺負人的惡霸給嚇走,他們便從此成了學長的忠實粉。

  比起韓文清,王杰希這邊的情況有點不一樣,一幫社團的學弟妹圍著,幾個男生忍著情緒,柳非卻已經哭紅了雙眼。王杰希一一和他們交談溝通了幾句,然後把手放在下任社長高英杰的肩上,社團就交給你了,王杰希說著,表情如釋重負。

  黃少天被選為畢業生代表時嚇白了全校學生的臉,他得意洋洋理了約二十頁的畢業詞,還覺得不夠似的又添了六張,見證過程的同學們開始討論畢業典禮當天能不能集體裝病請假,後來這事實在鬧的大,學校當機立斷把致詞的工作排給喻文州,黃少天只負責露個臉領個獎。這決定迎來全體學生一致拍掌叫好,除了黃少天。

  喻文州致詞時不負眾望沒說多少話,可句句深入人心,感性點的人當場就掉了淚,理性些的在看到喻文州溫煦的笑容,想起三年來暖如陽光的學校生活,也不禁為之動容。

  周澤楷在典禮結束時被一圈圈的女孩圍住,這之中大多數是學妹,其中也有同屆的幾個女孩,她們像是撲火的蛾,鐵了心要在今日說說自己的心意,最好能要到周澤楷襯衫上的第二顆扣子,江波濤乾脆就幫忙拉了一條線,該從哪排起就從哪排起,每個人都有機會不要亂了順序。

  就在隊伍從穿堂排到了校門口,甚至開始有學生的奶奶媽媽一起加入隊伍中,與周澤楷等等還有約的孫翔終於看不下去,直接衝到周澤楷面前拔了他的鈕扣,然後在女孩們震驚和指責的眼光中拉了周澤楷開始進行逃亡之旅。

  孫哲平拿著一束花在校門等張佳樂,去年他畢業時張佳樂還哭了,今年換人畢業,他沒道理不來祝賀一下。張佳樂看到孫哲平的時候,一時間沒忍住,恨恨地開口抱怨。大孫,我全校第二名畢業。

  其實張佳樂的成績特別好,要進第一志願完全沒有問題,他也不是多麼在意排名這種東西,可連續三年每次期考都是班上第二,連畢業成績都是第二名,這就有點打擊人了。孫哲平失笑,拍了拍張佳樂的肩把花遞過去,安慰了幾句便把對方給用笑了。

  方銳及林敬言躲在一旁竊竊私語。他們這對惡作劇的組合,就是全校學生的英雄、全校老師的惡夢,既然都畢業了,那肯定是要幹番大事業的。他們四隻眼滴溜溜的盯著門口站著和學生說珍重再見的主任的背影,計算著怎樣的角度能把那頂假髮給摘下,讓主任可憐的頭皮在畢業這天見見陽光。可都還沒討論出個結果,教官捏著兩人一人一隻耳朵,讓計畫胎死腹中。

  葉修老早就在校門口等著,其實他也沒有刻意在等誰,只是和平常一樣倚著圍牆站。蘇沐橙出校門時見他這樣,索性也接入了這個行列,然後黃少天拖著喻文州來給自己沒有致詞的事情訴苦幾百句,隨著時間越後移,加入的人越來越多,到後所有人都為在了葉修身邊。

  都到了?

  一直沒說話的葉修終於開口。

  他望著陪伴自己三年的伙伴,想說些甚麼,可那些翻騰在腦裡的回憶卻又讓他說不出口。

  的確沒人能找到任何一個詞彙,可以說清此時的感受了。

  要分別了,以後就不用再來這裡了。

  葉修難得感性了一把,但畫風不對還是給幾個人添了一陣寒顫。

  他捏了捏手中的畢業證書,有些激動卻又努力維持淡然,組織了無數的言語還是沒有成句成型,最後他輕啟雙唇,說出了最重要的話語,右手貼在了心窩的位置。

  但,你們都還在這裡。



_

要畢業的大家都畢業快樂!


评论(2)
热度(30)

© 青黃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