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S/攝影/文/繪
東西有點多/目前以全職圖文爲主
CP很雜><所有文章前都會有tag以免炸到人<O>
plurk:19ccelephant

[全職/韓葉]01+02

01

  五月的天正熱,葉修就算待在冷氣房裡,依然只穿著一件短褲,白皙的上半身暴露在空調中,雙腿大開盤坐在椅子上,涼爽愜意的打著榮耀。

  韓文清剛從浴室走出來,看到的就是這副模樣。

 葉修的身材不算上好,沒有所謂男人該有的肌肉,不過也就因著平日宅在室內而白皙些的皮膚,包著沒有贅肉但也不算清瘦的身版。

  相較之下,在霸圖就養成鍛鍊身體習慣的韓文清,無一不比葉修惹眼許多。

  老韓你身材這樣好,到底是造福哥的。葉修對此不但不介意,甚至還十分得意。也對,韓文清身材在好,那也是脫了才能看到,放眼榮耀圈,不就只有他葉修才能有此眼福嗎?

  在第十一賽季後韓文清也一同退了下來。可他說一如既往,卻不是隨便說說,雖然被葉修拖來H市住著,算是終於將這段戀情進展成同居的關係,主臥內一張雙人床,兩台並列的電腦,葉修一台他一台,興欣霸圖依然在網遊裡搶B搶的不亦樂乎。

  「老韓你慢了,沖個澡就出了個75級的野圖BOSS,人品不好啊。」

  葉修看韓文清刷卡登入遊戲,一旁幸災樂禍。

  座標?

  韓文清理都不理,只在公會頻裡敲了信息。

  很快的,拳法家就趕到了地點,迅速掌握情況後,居然還將興欣到手的優勢一分分搶了回來。

  霸圖公會的玩家見此情況士氣大增,興欣公會頓時倍感壓力。

  「不帶這樣的啊。」葉修抱怨,但語氣和表情卻沒有絲毫不滿,仍舊一派輕鬆笑著,嘲諷的讓韓文清想把人拖上床狠狠折騰一翻。

  見男人硬朗的面容黑了幾分,葉修更樂了,雙手嗒嗒嗒敲了幾行訊息送出去,一個轉身攀著韓文清的頸項就吻了上去。

  韓文清也就怔愣了幾秒,隨即反應過來,與葉修激烈的糾纏在一起。

  吸吮及唾液嘖嘖濕潤的聲響,迴盪的讓兩人熱意激增。

  葉修才想纏著韓文清的舌頭,卻被對方霸道的舔過齒列,瞬間腰間一軟,差點沒從椅子上跌下去。

  韓文清眼明手快的拖住葉修,深吻依然持續著,就著這個姿勢把半裸的男人從電腦前揪起來,扔到床上,該幹什麼幹什麼去。

 

  魏琛今天來的晚,他推開了門走進公會部門,BOSS征戰已經告一段落。

  伍晨心情甚好的向他打招呼,方銳還在網遊裡開著馬甲真誠的對還沒散去的霸圖粉們叫囂。

  「搶到了?」

  「葉修幫了一把。」伍晨回答。

  「那傢伙到還有點良心,知道要對戰隊奉獻心力,這次又是用甚麼沒下限的手段把人嚇哭了?」

  「差點失手,還好最後還是給拿下了。」方銳大致敘述了一下過程,話鋒一轉給伍晨丟了個問題「怎麼那傢伙打到一半號丟著人就不見了?也沒說一聲?」

  「有說的。」伍晨看上去有些尷尬,話說到一半就停了,但眼前的兩人恍若未見,雙雙盯著他瞧。

  「我想…你們還是自己看吧。」

  伍晨不再多談,把訊息欄捲了上去,將位子讓了出去,魏琛和方銳擠到屏幕前一看,差點沒一口鮮血吐出來被自己嗆死。

  葉修果然有說。還是很短的一句話。

  注意六點鐘佔位,穩穩地打。哥放個美人計先。

 

 

 02

  「韓文清,你放我下來。」

  機車還在行駛,風聲從耳旁掠過,後座上的人扯著嗓子,對著前方翻臉。

  韓文清騎車縱然不到超速那份上,但也絕對不算甚麼安全慢速駕駛,他悶不吭聲的繼續催著油門,把後頭葉修的要求都當作屁話。

  其實他也知道今天的吵架是自己理虧,約好了要見面但因著霸圖有事而耽擱上,結果這一遲就是四個小時。

  葉修這人原本是沒手機的,後來韓文清買了個簡便型號給他,他卻也經常不帶身上,怎麼說也說不聽。訓練室裡不許帶手機,他隊長也不能帶頭違規,結果也沒機會等到葉修打來的電話。

  這一來一去,葉修就這樣在那地點傻等了他四個鐘頭。

  本來葉修急著擔心韓文清發生意外,簡直都要瘋了,結果當人好好的出現在自己面前時,理由竟然是隊上有事。

  心裡一憋下嘲諷值開的滿滿,就往韓文清身上丟,而對方居然還回了一句別鬧。葉修一口氣咽不下去,他認為自己完全有理由和韓文清對著槓。

  「韓文清我再說一遍,你放我下來。」

  葉修看前座似乎沒打算搭理他,除了更大聲的向對方吼,乾脆把安全帽給脫了,就是要逼韓文清停車。

  韓文清無奈,就算他可以算準葉修不敢跳車而下,也不能保證對方沒戴安全帽會不會發生危險,黑著一張臉把車停在路旁,感受車身因後座的人離去而輕巧許多。

  「我就從這走回H市。」說罷一個人抱著一顆帽子,頭也不回的踩著腳步向前走,瞬間就拉了一段距離。

  韓文清車子都還沒熄火,愣在原地看著葉修的背影,安全帽是全罩式的,又大又重,路邊沒有圍欄,偶爾一兩台卡車擦著邊呼嘯而過,一顆心提著簡直想把人抓回來很狠的罵一番。

  他忽然想起來,葉修那四個鐘頭,該有多為自己擔心。

  葉修悶著頭往前走,覺得自己的好心都被狗啃了,他說話的確是毒了些、嘲諷了些、不給人面子了些,但韓文清有必要這樣不領情,把自己的擔心用一句胡鬧,毫不留情噴自己一臉嗎?

  葉修詛咒著毒辣的太陽,繼續邁出步伐,額頭上的熱汗滲到眼睛裡,刺的瞬間無法看清眼前的路。

  轟轟轟——

  引擎特有的噪聲在前方響起,又嘎然而止,葉修瞇著眼抬頭看去,就見韓文清把車給騎上了人行道,一個轉向橫擋在自己面前。

  葉修才要出聲吼兩句,就見男人氣勢磅礡的從朝自己過來,手壓著手一瞬間把自己釘在後頭的網狀柵欄上,安全帽喀嗒掉落。

  「做什麼?」

  就算雙手被壓制,葉修也不怕韓文清那張錢包臉,很是不悅的扭著手腕試圖反抗。

  韓文清抓緊葉修的腕,將自己的手包覆著對方,就像怕鐵絲會勾破葉修的雙手,卻不介意自己的手指擦出了幾道傷痕。

  察覺到此的葉修悻悻然停止掙扎,盯著韓文清瞧。

  「上車。」韓文清說,還沒等葉修發作,迅速的湊過去,朝葉修熱的喘氣的嘴清清淡淡吻了下去「我的錯,下次不犯了。」


评论(1)
热度(75)

© 青黃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