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S/攝影/文/繪
東西有點多/目前以全職圖文爲主
CP很雜><所有文章前都會有tag以免炸到人<O>
plurk:19ccelephant

[全職/葉黃]牛奶糖色的七週愛情理論 01

【Week one. 謙虛與傲慢】

 

  行李箱拖在柏油路上喀拉喀拉的聲響劃過小區里炎熱的下午。

 

  在八月即將結尾的天裡,太陽依舊惡毒。奮力爬上小坡的男孩任由額頭汗水沾在纖長睫毛上,有那麼一兩滴滲進眼眶中,刺痛的酸澀感蒸騰著眼前熱氣朦朧的景致,逼得人停下腳步騰出手狠狠抹一把臉。

  「我去這什麼樣的天氣什麼樣的天氣太陽這麼毒辣要不要給人活了?明天報紙頭條不會就登著我的消息吧酷暑狠戾奪走十九歲少年青春生命,這標題光稍微想想就要留下一桶淚了。」

  這樣一眉清目秀,身材也修長勻稱的男孩站在路邊,往往都會讓人多看兩眼,只是要是此時有人打這經過,聽到男孩短短數秒不消停的言語藝術,肯定是退避三舍避之唯恐不及。

  結果眼淚是沒有落個幾滴,連珠帶砲的一長串話倒是讓整個嘴裡更加乾巴巴,男孩舔了舔嘴,卻是又拖起了擱置一旁的行李箱趕路,再不發出聲音了。

 

  黃少天今年剛從高中畢業,考完大學後先去徹底瘋了快兩個月,見開學時間近了,才慌亂地收拾行李運上宅配,而人則是直到開學前一日才慢悠悠的晃過來。

  因為不喜歡與人擠,黃少天特別選了離學校不遠的小區租了間房,打算未來四年順利的話就都安在這裡,也省得每年搬來搬去勞累還要提心吊膽抽不到宿舍,雖然費用是貴了些,但基本上仍是可以負荷的範圍。黃少天為此安排沾沾自喜,覺得自己真是特有遠見、特別聰明。

  迷路了。當黃少天意識到這件事情,已經又拉著行李在附近繞了一小時。除去沿途沒有任何人影能夠讓他詢問外,生理上的疲憊及對水分的需求,都再再打擊一個異鄉學子的心情,如果前一小時黃少天還是個充滿希望的熱血少年,現在就成了只能找樹蔭遮蔽蹲著感嘆自己命數不佳的憂鬱青年了。

  大抵是興奮的心情已不副方才,加上天氣實在炎熱,黃少天掏出懷裡的手機刷開地圖獨自在旁耍孤僻,就是不想在剛離開家的第一天就打電話回去報告這種慘況讓人嘲笑,他就不信了,這道路一條一條照著路名排好的,怎麼就會找不到。

  黃少天眼睛盯著手機,嘴裡不住對著上天發狠。

  「你妹你妹你妹你妹!存心玩我是吧當小爺被嚇大的是吧?有句話是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可小爺我這是謀事成事都在自己手上的性格不就是個上林苑社區有什麼好稿隱密的,長這麼大甚麼場面沒見過我家那的規劃還比這複雜幾倍……靠這到底是甚麼鬼地方阿!」

  「這裡是上林苑社區。」

  一道慵懶的聲音橫入黃少天的世界。

  這是他與男人的第一次見面。

 


  終於找到租用的套房時,已經不再毒辣的陽光隨著黃少天無力開門的動作灑進屋裡。

  再沒力氣去整理一旁擺置整齊尚未開封的紙箱,索性就直接先躺在不算大的玄關做一具屍體,況且比起整理行李這種當務之急,適才發生的事情讓黃少天覺得體會了整個世界的惡意。

 

  其實在事情不順時對老天爺發發牢騷是人之常情,就算黃少天的抱怨是傻了點二了些,可以說是小學生程度,但也不至於就這樣讓人不能接受。而他卻讓那偶然路過還碰巧聽見的男人狠狠嘲諷了一番。

  問題就在黃少天那精準到不行的站位。

  他蹲著搞自閉的地方,四四方方一塊小角,正好就把上林苑社區的牌子遮的密實,連點光都透不過去。

  「……臥槽。」饒是黃少天這樣話癆的人都只吐了兩個字出來。

  「別哭,你不是長這麼大什麼場面沒見過嗎?」還站著不走的男人掏了根菸出來,很是同情的朝黃少天安慰一句。

  「我說這位同志,其實呢我方才那是說說氣話你也聽得出來不帶這樣吧?必須知道這人犯點錯是小事人人都有犯傻的時候,你想想你人生裡有沒有偶爾有點小錯誤阿?」

  也就黃少天這樣的心理素質,才有辦法在受了對方不帶友善的應話後還這樣多話去開解別人的,嘴比腦子速度還快的下場,就是常常讓氣氛陷入尷尬。

  「呃、我說、你不會就這樣生氣了吧?」

  「沒事。」男人吸了口菸,瞇起眼似乎很是享受,隨後又輕悠悠的吐了個煙圈「我什麼場面沒見過呢。」

  直到男人的背影消失在下著轉角處,黃少天才回過神,硬是把到嘴邊的髒話吞了回來。

 

  有了這樣悲慘的遭遇,黃少天整理房間的過程可以說是非常不順心的。除了被偌大的紙箱絆倒兩次,又被拆封膠的小刀傷了手指,花了兩小時才把東西一一歸位,又花了一小時清潔後,看著終於辦置完畢的結果,整潔的室內讓黃少天頓時覺得心曠神怡,一掃先前陰鬱。

  黃少天這個人就是話多了些,性格上是來的快去得也快的那種性格,其實挺好相處的。

  這下剛忙完,他又摸去廚房把剛剛放好的廚具搬了出來。

  人在外頭但家裡交代的事情他也沒有忘記。這出外住宿,最重要的就是搞好左鄰右舍的關係,做人要謙虛有禮恭謹自制,才能有好人緣。黃少天就想烤些餅乾等等給鄰居送去,順道做個自我介紹敦親睦鄰一番,而他也沒忘記和自己高中時的學長喻文州也是讀同間學校的,打算明天去找對方打招呼時給人家一個驚喜。

  環視著未來四年的住處,雖然都是個大男孩了,此時心裡不免也一陣激動,對未來充滿無比的希望。

  黃少天抱著烤好的餅乾去摁響隔壁門鈴時,甚至腦補了一下來應門的會是位長髮翩翩的大美女,這心裡充滿希望,對待所有事情的期望也都不禁高了起來。

  「請問有人在嗎?」

  「來了。」應門的是個男聲,而黃少天都還來不及失望呢,喀拉一聲門板已經被拉開。

  「我是今天剛搬到隔壁的,叫做黃少天,請多指……」

  黃少天笑容滿面認清來人,當場就成了根樁子僵在那裡。

  「喔,是你啊,你好啊。」男人懶散的打了聲招呼,看著黃少天的反應覺得十分有趣,主動伸出手表示難得的善意「葉修,請多指教。」

  「靠。」

  這次黃少天沒能忍下來。


评论(3)
热度(31)

© 青黃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