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S/攝影/文/繪
東西有點多/目前以全職圖文爲主
CP很雜><所有文章前都會有tag以免炸到人<O>
plurk:19ccelephant

[全職/葉修+周澤楷+???]相紙

  這是發生在葉修仍混在興欣網吧中當網管時候的事了。

  陳果一個姑娘家,擁有著這間網吧在經濟層面上實屬有番作為,尤其是學生放長假的那陣子,店裡座無虛席,常常是不到深夜等不到一個位置。興欣因著地理位置良好連帶老闆娘為人豪爽,熟客們相互介紹下生意蒸蒸日上,也硬是比附近幾家網吧的生意都來的更加令人眼紅。

  陳果當然也知道這樣下去遲早有人會來鬧事踢場子,所以在長假一開始時就囑咐了大家眼睛務必擦亮,別隨便讓人鑽了空子大鬧一場。

  沒想到幾天的清靜沒有維持多久,還真的有人找上門來。

  可這來踢場子的不是想像中的榮耀高手,也不是三頭六臂的流氓老粗,陳果接到消息到前台一看,就是個年紀大概八九歲的孩子站在店門前哭得唏哩嘩啦直嚷著要找媽媽。

  放眼望去網吧裡人山人海,卻找不到哪個符合這孩子年紀的女性顧客,陳果急忙跑過去關切哭的淒慘的女孩。

  「小妹妹,你確定你媽媽跑這來了嗎?網吧裡找不到呢。要不姊姊陪你出去轉轉找找吧?」

  小女孩才哭的盡興,一聽陳果這樣講,立馬改口不找媽媽要找哥哥了。

  這下子陳果再沒意識到這孩子是別人刻意混進來的就白當老闆這些年了,可為難的是對方是個孩子,你總不能請了公安保全來處理,但獨自放一個女孩站在門口哭?那絕對不是個好辦法。

  「怎麼了這是?」

  葉修從樓上小屋下來後就看到這樣的場景,向顧台的小妹問了狀況後,他摸了裝在櫃檯的電腦輸了幾個關鍵字進去,然後又匆匆跑去一旁列印機守著。

  陳果猶豫躊躇下已經有十幾個客人相繼來抱怨孩子哭聲太吵影響環境,只能一邊頭大一邊不斷地安撫道歉。

  看著葉修那貨一起床就又摸在電腦前面忙活半天,陳果想殺人的心都有了,沒道理她一個老闆在這當保母,而葉修一個員工在一旁悠閒自在。

  正想喚人過來幫忙,就見葉修手中捏著一張紙,慢吞吞地朝自己走過來。

  「老闆讓讓啊、」葉修朝陳果騰了個位置,嘴裡咬著還未燃起的香菸,一骨溜蹲下去摸了摸女孩的頭,故作神秘的開口「這東西僅此一張,網路上找不到一樣的,不信你晚上看直播,我保證這衣服是穿同一套的。我給了你,你就回去吧?」

  陳果百般好奇,在葉修遞紙的時候探頭去看了看,結果一張白淨的影印紙上就印了一個帥氣男人微笑的臉一旁還比了個象徵勝利的手勢。

  沒想到就這樣清清淡淡一張紙一句話,女孩先是半信半疑,到後來還真的停止了哭泣,把紙捲起來抱在懷裡就離開了。

  紙上那不是一般的明星帥哥,那是令千萬榮耀粉都為之狂熱的輪迴隊長周澤楷的相片。

  「怎麼回事?」

  「老闆,下次遇到這種狀況就用這招吧,小周那張禍害天下的臉到哪都管用的。」

  「不是問你這個呢,我問你那張照片怎麼回事?還僅此一張,你騙小孩子呢?」

  陳果揪著葉修直問,連葉修話裡把周澤楷叫做小周都忽略不計了,周澤楷的相片上網隨便搜隨便有,但這種欺騙小孩的事情卻是萬萬不能容忍。

  「沒有騙沒有騙,我那是剛剛QQ裡向江波濤要的,貨真價實熱騰騰的剛出爐!」

  葉修眼神十二萬分誠懇地保證。

  「你就吹吧!」江波濤?說謊都不打草稿的,她還去找蘇沐澄要葉秋的照片呢!

  陳果橫了葉修一眼,想著反正是對方先來鬧事,便不願再與葉修耗下去,轉頭走上了二樓。

  而晚間輪迴賽後的記者招待會中周澤楷穿的與葉修那張相紙上是如出一轍的同套衣服,也都被陳果當作巧合無視過去了。

 

 

  陳果本想著這樣的步數對方玩一次就夠了,結果當兩天後店前站了個哭的山崩地裂也是要找哥哥的男孩時,陳果當機立斷就去把葉修挖了出來。

  而葉修也不負所托的在電腦前又忙活了一番後,捏著一張相紙又去找男孩進行知心對話。只是這次男孩是乖乖走了,卻沒有拿走任何東西。

  「怎麼?又是周澤楷的相片嗎?人家真該跟你收收肖像費」陳果揶揄。

  「老闆這你就不懂了。」葉修鄙視「小周那張臉用在女人身上是有百分之百把握的,那在男人身上效果就不一定都那麼好了。」

  「對付不聽教訓的小鬼,要用這個。」

  陳果接下葉修甩來的相紙,上面印的赫然也是張男人的臉,但陳果卻忽然明白了。

  霸圖戰隊隊長,韓文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台灣不是有句話說

「再哭我就叫警察把你抓走!」

然後小孩子就不敢哭了嗎?

我想在全職裡能擔此大任的就是我們的韓大大了(滾

评论(6)
热度(22)

© 青黃色 | Powered by LOFTER